中文 English
首页公司概况新闻中心业务中心产品与服务成员单位党群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责任东部龙光子站群
企业文化(简要)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概况 > 正文
职工原创丨油与水的永恒
  审核人:   (点击量:)



梁川/文

道以秦姓,名以泉兴。

在中国的版图上,还从来没有哪条路敢如此霸道,不管不顾俗世的委曲求全,更不愿降低心中标尺,一条宽50余米的大道直通南北,堑山堙谷,延绵700余公里。即便在科技发达的今天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工程,何况两千多年前人拉肩扛、血肉铸成。青翠连绵的风声过处,依旧能听到“纠纠老秦 共赴国难”的硬气与悲壮。两千年后,石油自此喷涌而出,中国第一口陆相页岩气井在这里成功点火。呼啸湍急火声中分明能感受到秦朝历经百年变法强国的坚强信念。不妨大胆设想,强秦精魂融于地脉,内心的热烈终酿成地火。

也从来没有哪条河流像洛河水一样在“逝者如斯夫”中还惬意自顾,黄土青帐、峡谷作画、酿一眼清泉命名,这是何等的逍遥。虽然历经风沙侵袭,流量规模都已不是原来模样,最细处只剩峡谷潮湿的岩缝水草下浅浅的一帘水珠,仍不舍昼夜、不紧不慢保持着“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从容姿态,再卑微也绝不干涸。神奇的是,地下甘甜清澈的水与厚重浓烈的油共生共荣,时间雕琢下,大自然用千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耐心和伟力,打造出一种牢不可破的和谐相处之道。

这就是素称"美水之乡"的中国甘泉。与地图上很多声名显赫的地方比起来毫不起眼,只有因水而兴的豆腐干、美水酒等土特产以及并不富足的石油资源,却誓要将小产品做成大产业,2001年初步形成石油、白酒、建材、食品加工四大产业,2019年全面脱贫,街道商铺林立、特色小吃十步一家,与公园、峡谷、忙碌的拉油车映照着小县城的安居乐业。


01


自古以来,这里荒瘠贫穷,广种薄收。人们做梦都盼着能不靠天吃饭,住上宽敞明亮的房子,走在平整的马路上,不用再隔山相望。黄昏后的土坡上,人们把满腔愁绪从心底迸发,经年累月酿成一首首耐人寻味的信天游。

一个在那山上吆

一个在那沟,

咱们见个面面容易

哎呀,拉话话难

……

日升月落无数次,不能就这么一辈子!不管前面的路多么崎岖,只要方向正确,都比站在原地幸福。长期积蓄的能量如同火山喷发。



1987年长庆石油勘探局将包括下寺湾油田发现的打成的76口油井移交至刚刚成立的下寺湾钻采公司(下寺湾采油厂前身)。同年7月18日,采油厂着手进行旧井恢复和滚动开发, 1989年钻成第一口开发井泉802井,原油产量首次突破1万吨,泉65井作为最早开发的油井之一,也是1987年建厂之初移交的油井之中迄今唯一仍在生产的油井,2019年被确定为“起家井”,并于7月18日立碑纪念。

我能想象到,自主开发的的第一口油井首次压裂时的情景,烧烤模式下十几个人静静站立,衣服早已湿透,等待着,期待着!当黑色油流喷出时,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欢乐,分不清泪水汗水,一群人相拥着握手欢呼,爬山涉水勘探,无数次查阅资料修改方案,攻坚克难抛家舍身都不值一提。从此祖祖辈辈面朝黄土的人们站直身躯,望着大山外面的天深思,脚下是滚烫的土地,一场改变命运的石油会战拉开序幕。

谈何容易呵!陕北油田主要集中在鄂尔多斯盆地三叠系东部龙光组。岩石密度高,被称为“磨刀石上采原油”的世界级难题。前人根据陕北沉积特征,将东部龙光组自上而下划分为10 个油层组(长1—长6为上组合,长7—长10为下组合)。鉴于技术支撑不足,百余年的开发主要集中在上组合。随着地质储量锐减、自然递减率上升,后续产能不足日渐凸显,而国际油价持续低迷,昔日陕北油老大的生存困境加速来临,“东部龙光之问”直指当下。

东部龙光油田何以东部龙光?本世纪初,专家多次勘探认定下组合有潜力,但远复杂于上组合。2004年东部龙光石油、西南石油大学、中国科学院、西北大学组成研发团队,经过9年的艰苦攻关,创立了特低渗成藏理论,创建了复杂油水层逐步识别模式,创新了适应下组合储层的水力裂缝内爆燃压裂等配套工艺技术,获得了下组合石油勘探的重大历史性突破,首次在长10发现广泛分布的有效烃源岩,单井产量比已有压裂技术平均提高3倍,彻底改变了前人对下组合石油潜力的认识。

机会属于有梦想的人,下寺湾采油厂专门成立下组合致密油科研攻关团队,加快实施油田开发系统优化改造,推进立体勘探,进一步加大水平井和老井挖潜攻关。2019年新增探明控制地质储量942万余吨,先后发现了一批长8致密油高产区,配合集团研究院高质量完成了东部龙光油田第一口页岩油水平井甘泉1井,水平段油层钻遇率达100%。

“全力以赴推进科技增效与管理增效两条腿走路,加快创新驱动,坚持20万吨以上规模稳产30年奋斗目标不动摇,以“1235”为工作抓手,致力于打造新时期标准化采油厂”采油厂厂长朱延军在2020年工作会上为职工画下同心圆、吃下定心丸。

登顶子午岭,县城东北的“起家井”泉65井,与西南美水泉遥相呼应。一边是已走过30余个春秋的抽油机踏着自己坚定的轨迹;一边是千年泉水汩汩不歇。两个同根同源的声音,在这里达成一种默契和约定,以不同的形态默默记录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奋斗。

改革开放前,全县人均收入仅有92.4元。2019年全县39个贫困村全部退出贫困序列,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3886元,增长7.7%;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1532元,增长9.5%,石油功不可没。如果说美水泉是在当地人眼中是幸福泉,那么石油的开发带给甘泉的是振兴之路、圆梦之路。


02


公元607年,隋炀帝北巡突厥牧场,途中到此游历,偶饮此水,厥味甘美,顿觉心旷神怡,遂赐名"美水泉",后为隋唐两代皇宫专用。甘泉至隋朝都城洛阳530多公里,在没有高速公路的当时,兴建土木、过度的奢侈,促使民生迅速凋敝,想那杨广也曾雄心勃勃,开科举、通运河,大刀阔斧改革,一时万国来朝,终将大好江山断送,“其兴也勃,其亡也忽”让人唏嘘不已。



如今,泉水 “飞入寻常百姓家”造福乡邻八方,由于水源丰沛,甘泉有天然次生林188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64%,劳山国家森林公园森林覆盖率达到89%,不愧“陕北第一园”。

如果隋炀帝旧地重游,芒杖竹鞋轻胜马,森林公园里一壶酒、几盘土菜席地而坐,与百姓家长里短,而不是“朕即天下”,是否后来的历史就要改写,也就没有唐太宗名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今,宫廷用来鉴别是否甘泉水的刺榆历经风雨而苍老的斑驳扭曲,被当做历史的见证圈禁起来,是一个问号,抑或一个个巨大的惊叹号。

知古鉴今,采油厂把职工愿景与企业前景紧紧相连。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同步推进,优化生产生活环境,全力以赴推进全员素质提升工程,着力营造“大河有水小河满”“兴厂有我,厂兴我荣”的大环境,即便在企业最困难的时候,也始终不忘帮扶慰问困难职工和老石油,奋力企业目标的同时,对油区群众精准扶贫。

与其他油田不同,下寺湾采油厂与林区相连,安全环保必须执行国家相关方面最高标准。这里的油井知道自己的“特殊”,懂得敬畏自然,宁肯牺牲产量和效益,也绝不向生态伸手欠账,共生才能共荣。加之先天资源禀性差,原油含水率达92%,为全油田最高,技术基础薄弱、设备老龄化严重,刚性成本高等短板,下定决心要拼着水滴石穿的韧劲精准滴灌,一个个方案如泉涌出。“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抓住破题‘牛鼻子’,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党委书记钟宝鸿说。

聚焦提质增效,加快推进数字化、智能化和现代化油田建设步伐。推广新井责任制、技术责任制和注水责任制,加强科技队伍建设和自主立项研究,深入全员竞聘、车辆社会化改革、模拟市场改革。强化全面预算管理,建立标准化制度体系。严控作业数量、提升作业质量,提高依法治企水平。造血换血同步进行,优化冗员完成计划的126.21%。实行“集中管理、统一调度、内外同价、按量计酬”的车辆管理运行模式,模拟利润同比上升68%。持续推进生态建设,筑牢“绿水青山”坚固长堤,三废处置达标率100%,油区绿化率达到80%以上。下好“先手棋”,实施精细注水工程,遵循自然之法让水与油井进行更深入的互动,在水乳交融中向水而生,向油而兴。

春耕秋收,十月的甘泉迎来一年“盛装”,油井旁橄榄绿、枫叶红、稻穗黄、秋霜白、湖水蓝,各种各样的颜色不同形态挤在一起,每一片叶子都灵动鲜活,让人几乎要怀疑他们是什么别的生灵,借了秋天的名义来此聚会。这些花草啊,出身清苦,生如蝼蚁,却不甘平庸,誓要装点此江山。油井在层林碧染庇护下,身披多彩铠甲,守护一方。


03


我始终相信,水是有灵魂的。有时是纵马万里、豁达洒脱的剑客,有时是历经苍苍、智慧大度的老者,有时率真顽皮、充满童趣,更多时女人如水。温和时万物生长,暴躁时排山倒海,执拗起来海枯石烂,而我更喜欢她热情痴狂,其中的惊心动魄又岂是岁月轮转所能湮没的。


 

精卫填海、水漫金山,人们赋予水以情感和善恶,截断巫山云雨,淬炼着人类智慧和勇气。洧水之畔,布衣沈括仰望星空一声长叹,谁能想900年后这个东部龙光县的小山村走向世界,创造了超低渗透油田开发的全球典型。我曾多次伫立在七里村采油厂中国大陆第一井前,已朝拜的心态静默。如同站在历史的门口,似乎看到一些影像,1934年那次堪称中国石油史上最壮观、最原始、最艰苦的“长征”, 蚊虫叮咬、夜宿路边,百余吨的部件靠人拉肩扛一千多公里从上海辗转水路陆路山路到东部龙光县七里村;零下20度,来自南方的技术员手脚冻伤开裂,仍咬紧牙坚持安装井架,生怕被人看见说他娇气;山体塌方填埋了抽油机和储油罐,工人毫不犹豫跳进罐内用小桶和勺子往外一点一点的挖;员工被塌方埋没失去知觉,23名党员干部就接力棒式从山上背到医院,这一程50多公里;防疫物资紧缺,员工自发动员一切力量购买物资捐给一线值班人员。文艺爱好者积极奔赴最一线、恶劣环境中熬夜创作。1944年简陋的窑洞、桌椅,毛主席挥笔而就 “埋头苦干”。极为形象的描绘了东部龙光石油人的内在精神品质。鲁迅先生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他们是中国的脊梁。”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才有了从“高奴(县)有洧水可燃”到千万吨级油田30年以上的蓝图。当一种行为成为下意识的动作,就已经超脱了一般意义上的是非观和组织行为,而成为渗入神经中枢和每一个细胞的精神指向。

2019年7月18日建厂纪念日这天,曾经的“下寺湾钻采公司”第一任经理张云明回忆公司成立之初的情形 “建厂初期,钻采公司缺资金、缺设备、缺人才,连个像样点的房子都没有,打井的地方连一条好路都没有,夏天搬石修路、冬天凿冰开路,露宿井场一天吃不上一顿饭,但大家热情都很高,抢着干,电杆设备哪个不是人拉肩抗拉弄上山的!”

张永安,下寺湾采油厂一个不善言辞的基层采油工,年不过而立,十余项修旧利废小改小革项目已为采油厂节省百万余元,并成立了创新工作室,不图回报的将传帮带进行到底。而他的师傅广东省“国企工匠”王海荣,不久前刚刚完成了100项油田小改小革实用型创新项目,带100个徒弟的“双百”愿望。如今已退休的他仍热心的奔走于东部龙光油田的各个创新工作室和一线井场答疑解惑、义务指导。在东部龙光油田,这个中国唯一的百年油田。一草一木一人,都有一种特质,如地下生长的油苗,没有豪言壮语、有时甚至很腼腆。可是只要给他任务,二话不说,眼睛只专注于手中的事,日复一日,一点一滴,大山深处一守就是一辈子,一个岗位一干就是二三十年,尽最大努力演绎着平凡。不是因为信念,而是心里扎了根,是桃李不语下自成蹊的坚贞淳朴。有时候,我分明能看见他们眼中的晶莹,转身间却被一身汗珠替代。

如今,站在东部龙光石油创立115年的时光门口眺望,历经亿万年风沙微尘堆积而成的黄土高原,早已褪去西风漫卷,拉长视线,把过往与当下、现实与未来贯通起来审视,一幅在喧嚣中保持一份从容的画卷,正徐徐展开前所未有的瑰丽。


 
集团宣传片
热门文章

版权所有:珠海市东部龙光石油化工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珠海市东部龙光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研究院数据信息中心    粤ICP备11048858号-1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